• 保险顾问
  • 保险产品
  • 保险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保险资讯> 行业新闻> 正文

父亲开车轧死2岁儿子,法院判保险公司赔偿111万是否合理?

发布日期:2021-10-12 12:37 来源:公众号:大鱼测评

作者:Jane雨(大鱼测评)

前言

近日,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在其微信公众号“上海青浦法院“上,发布了一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该案件一经发布便被送上了热搜:一位父亲驾车不小心轧死了自己的2岁儿子,该夫妇认为这属于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应当负赔偿责任,要求赔偿138万余元;保险公司认为该案件属于亲属间的事故,且父亲作为加害方,负有责任,不应属于车险责任范畴。今天和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个十分具有代表意义的案例,看看能有什么启发。

父亲开车轧死2岁儿子,法院判保险公司赔偿111万是否合理?

图片与文章无关

01 . 案例资料

案例来源:(2020)沪0118民初22084号、(2021)沪02民终2289号

一审上诉人:胡XX、蒲XX

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XX市分公司

二审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XX市分公司

被上诉人:胡XX、蒲XX

涉及保险:车险(交强险、商业三者险

02 . 事件经过

购买 

原告胡XX、蒲XX系夫妻关系,拥有自购车辆,车牌号为川RUXXXX,并为其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其中三者险保额100万,含不计免赔。

出险 

2020年8月1日13时,原告蒲XX将车牌号为川RUXXXX小型普通客车停放在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金项村陆项XXX号门口的通道,由南向北起步行驶压到在车旁的受害人小蒲,后小蒲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告胡XX、蒲XX分别系受害人的母亲、父亲。涉案车辆登记在原告胡XX名下,由被告承保交强险及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拒赔 

2020年8月7日,经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小蒲的死因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同年8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白鹤派出所出具《非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蒲XX驾驶机动车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本起交通事故蒲XX承担全部责任,小蒲无责任。夫妇二人认为该事故属于明确的交通事故,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遂提出赔偿1388840元(2019年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9422/年*20年)。

保险公司以非道路交通事故和本起事故的受害人系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为由拒绝赔付。遂因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协商一致,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诉请。

03 . 核心争议

原告认为

保险合同有效,发生保险事故应获得理赔。原告自述对于蒲XX作为加害人的赔偿义务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进行赔偿,不足部分免除其责任。同时本起事故蒲XX系驾驶不当,而非故意伤害受害人,保险公司不能以受害人系家庭成员而拒赔。
被告认为 
第一,本案死者系两原告儿子,原告蒲XX是本次事故的加害方,作为原告主张相应赔偿不符合侵权法的规定;
第二,本起事故出具了非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该起事故并非道交事故,不应属于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责任范围;
第三,本起事故的受害人系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根据商业险相关条款,家庭成员的人员伤亡不属于商业险的范围。
根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26条第3款,家庭成员的人员伤亡不属于商业险的范围。原告胡XX在投保人声明处已电子签名,对于免责事项被告已作出说明,尽到了提示告知义务。
第四,事发时,受害人刚满两周岁,两原告作为监护人未尽到相应的看护义务,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04 .法院判决

一审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本案系因非道路交通事故而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公安机关就本起事故出具证明,其所依据的事实被告并无异议。本案中,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过错在于机动车驾驶员操作不当,但受害人年仅两周岁,其父母疏于监护亦与事故发生具有一定因果关系,本院结合案情酌情确定机动车一方应承担80%的赔偿责任。事故车辆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根据相关规定,应由被告在保险限额内承担先行赔偿责任。对超出保险赔偿部分或不属保险赔偿范围,原告自愿免除加害方的责任,本院予以准许。

本案两原告系受害人的父母,其作为赔偿权利人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就蒲XX的诉讼地位所作抗辩不能成立。被告以本案并非道路交通事故为由主张不属于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范围,不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本院不予采纳。另,《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26条第3款针对财产损失,与本案缺乏关联性。被告辩称受害人系车辆被保险人家庭成员而不属于商业险赔偿范围,显然与法有悖,亦不能成立。

最终判决如下:

1、被告应于交强险限额内赔付原告11万元;

2、被告应于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付原告100万元;

3、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XX市分公司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判决结果于法无据,申请上诉。

二审亦是终审判决 

二审中,保险公司没有提交新证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系因非道路交通事故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保险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承保人,应当依照相关法律以及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先行赔偿责任。

胡XX、蒲XX作为系争事故受害人的父母,有权以赔偿权利人暨原告的身份提起本案诉讼;蒲XX虽为系争事故的加害人,但一审审理中,赔偿权利人已明确要求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进行赔偿,不足部分免除加害人的责任。

关于本案的侵权赔偿责任及其金额的确认,认定保险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及其金额,并无不当。同时,鉴于胡XX、蒲XX作为受害人的监护人,对于系争事故的发生亦存在监护不当之责,一审判决据此已减轻保险公司的赔偿比例,酌定保险公司承担80%的赔偿责任,合乎事实及情理。

综上所述,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05 .大鱼总结

1. 从法理上来看,一审和终审并无问题

首先,本案中,交强险的赔付并无任何不当,争议集中在三者险的赔付范围。

我国的车险条款在2007年、2014年、2020年分别调整过条款细则,其中2007版的三者险免责中,确实明确了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不在赔付范围,主要是为了规避家庭成员间的故意伤害,但U1S1这始终是小概率事件。

而在2014年后的条款版本中,三者险的免责,已经明确将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免责删减,仅限财产损失不在赔付范围。此案发生在2020年8月,因此人保以此原因拒赔,没有任何依据。

2007版三者险免责

2007版三者险免责

2014版三者险免责

2014版三者险免责

2020版三者险免责

2020版三者险免责

现实中,驾驶员不小心撞伤、撞死家属的案例不在少数。至于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一般情况下,肇事司机主责致人死亡时,要按交通肇事罪承担刑事责任。但民事责任不告不理,同时调查过程中没有出现疑点,受害者的家属如果表示谅解,刑事责任也不会被起诉,通常都认定为意外事故。

《民法典》第二十六条规定: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
两位原告作为受害人的法定监护人,本应履行安全看护未成年人子女的义务,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导致孩子被轧而死,存在一定的过错,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过错并不能抵消保险公司应承担的合同责任。

2. 车险和人身保险的区别

本案最大的争议和舆论焦点在于上述判决之后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杀妻骗保“、“杀子骗保”的事件不在少数,同时不少声音坦言,上述判决或变相突破了儿童身故险上限的保护条款。但需要明确的是,车险和人身保险的规定是不同的。

对于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人身保险,各保险合同约定的被保险人死亡给付的保险金额总和按以下限额执行(航空意外死亡和重大自然灾害意外死亡除外):

(一)对于被保险人不满10周岁的,不得超过人民币20万元;

(二)对于被保险人已满10周岁但未满18周岁的,不得超过人民币50万元。

如果该案件涉及人身险的相关险种,是无法获得111万的赔付的,但在交通事故中,车险没有额度的限制,以投保时三者险的保额来判定。

从实际案例来看,家庭成员之间的交通意外,绝大部分都是意外为主,存在道德风险的是少数情况。如果因为少部分案件可能存在道德风险,就将大部分的意外状况下的交通事故拒赔,对绝大部分家属是不公平的。当然,相关法律法规是否也可以考虑,涉及人身伤亡的车险条例,为避免模仿效应,可以适当降低低龄儿童的理赔数额或赔付比例。

3. 感性or理性,亲情or人性?

最后,我们既不是当事人,也不是现场调查取证的警察同志,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都是以自己的理解来判断是非。但既然是完整的调查取证,没有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存疑,我们更愿意相信法院的判决。

站在保险公司一方来说,赔偿绝无问题。唯一魔幻的是,父亲轧死了自己的孩子,还能作为原告之一,诉讼保险公司索要赔款,肇事者从自己的错误中获益才是本案的最大争议,这是广大网友不太能接受的事情。

既然没法从感性的角度去揣度真相,只能相信法律和证据。也许丧子之痛和后悔开车大意、以及旁人的非议将会伴随这个家庭很长时间,保险赔款是仅有的安慰和重新开始生活的勇气。

这个世界已经充斥着太多的揣测和满满的恶意,那不如多一点包容和信任。

关键词: 理赔
  • 我想买保险
  • 我要卖保险

上一统,免费定制保险方案!

入驻一统,一统保险江湖!

×
  • 省份
  • 城市
  • 区县

广告位招租

优秀保险顾问

专业敬业可靠

推广能力靠谱

网络展业无忧

有理想有底线

敢拼搏敢奋斗

老牌保险平台

诚信客观中立

敬畏保险事业

努力奋斗终身

朕知道了